“跃动的精灵”!9岁新西兰华裔少年的舞蹈人生!
天维专题

  • 2017新西兰大选

    新西兰时间9月23日晚7时,大选投票结束。经过紧张的计票,Bill English领导的国家党以46%的得票率胜出,但未拿到61个国会席位,必须联合小党执政。

  • 2017财政预算案深度解读

    2017年5月25日,新西兰2017年度财政预算案正式揭开面纱。政府大范围派糖,不仅推出20亿大礼包补贴中低收入人群,还承诺未来几年将在奥克兰建造3.4万栋保障性住房。

1 2
往期专题

一个重大信号!纽币的好日子可能快要到头了

作者: RyRy  日期:2017-10-12 01:00:38 阅读:  来源:天维网编译
分享到:
邮箱:

【天维网 10月11日 新西兰微财经】 新西兰真的要变了……2017也许就是分水岭。

 

大选后的新政府虽然还没有诞生,但已经释放一个重大信号:储备银行在纽币汇率面前束手无策的日子,已经不长了。 

最近的局势可以用这句话概括:猜中了开头,却很难猜中结尾。

因为最近的局势捏在他的手里。大家都在猜:明天他到底会宣布是和工党组成联合政府,还是和国家党。不管是哪个,都肯定有他自己的位置在里面;不管是哪个派别的政府,也都肯定会显现他的政策身影;

所以移民社区这些天恐慌开始加剧:

哎呀,不好,他要大减移民!

哎呀,不好,他要禁外国人买房!

哎呀,不好,移民25年才能拿养老金了!

但是,这些只是表面现象的一部分。这两天,新西兰优先党党魁Winston Peters和左右两党的谈判正在节骨眼上,迹象显示Winston Peters是认真的,不是只为了自己在新政府中谋个一官半职,而是要需要真真切切的政策注入。这就是冲着要改变新西兰来的

这些优先党的政策,不光是大家谈论比较多的移民政策、福利政策、购房政策,还有一个谈论不多、但是同样重要的政策——货币政策!

没错!移民政策一直只是拉票的障眼法。其实新西兰优先党是对经济有自己的想法的,只是因为移民问题报道的太多,容易忽略。

昨天是谈判的第三天,一直对媒体三缄其口的Winston Peters突然漏出了一句话,是关于纽币汇率的。

周二早晨他和工党谈了140分钟之长之后,在离开的时候旁边的记者都在喊话问问题,一般这种情况下,他应该是什么也不说的。

但是有个记者问了一个关于纽币的问题,不知怎的Winston Peters竟然愿意说两句。

 

Winston Peters:“我们的货币是世界上波动最大的……” 

 

记者:“那你在寻求让纽币波动更小吗?……” 

Winston Peters :“我觉得出口商应该会高兴的……既然是出口依赖型的国家,为什么不让货币贬值呢……” 

 

记者:“请您再确认一下,这是说,出口商会对目前的谈判结果感到高兴吗?……” 

 

这个时候,Winston Peters又不愿多说了。

不过,尽管只有几句话,却相当重要:因为这背后有个相当大的背景,就是改变新西兰储备银行对于货币政策的掌控权限

关于这一点,国外的经济媒体在更早的时候,就关注到了。

上个月,彭博新闻社(Bloomberg News)在一篇对新西兰政局的分析中,专门提到了72岁的Winston Peters在限制移民和外国人投资之外,一个重大的政策目标是改变现有的货币政策规则

其中提到,Winston Peters中意的是目前新加坡style的中央银行管理方式。

 

什么叫新加坡style?

新加坡因为经济规模小、非常开放,新加坡元兑其他货币的汇率波动会较大影响本国的物价水平,因此采用了一种较强的干预体系。

多国家的中央银行通过调控利率来控制通胀,但新加坡金管局并不干涉利率。新加坡金管局设立了一个“新元名义有效汇率(S$NEER)”,这是新加坡元兑一篮子主要贸易国家货币的币值,关注新元与一篮子货币的加权汇率确保新元汇率更加稳定。

另外,新加坡金管局为这个汇率设了上下限,让它在指定范围内波动,而不是设定一个固定价值,这让新加坡元汇率能够承受短期市场波动。 

 

如果大家仔细看过新西兰优先党官网,就应该会看到,该党花了不少篇幅介绍新加坡的货币政策,而且毫不拐弯抹角地说:“It is no secret that we admire Singapore. ”

优先党官网上对新加坡货币政策介绍的截屏:

关于现在的货币政策制定到底有何不好?

有人可能会问:现在的货币体系到底有什么不好?这些人出于什么想法要做出改变呢?

 

问题出在这个地方:自从80年代纽币汇率开始进入浮动以来,纽币慢慢成为一种容易被“炒”的货币,汇率忽高忽低,开始设计这套体系的人也许也没有想到。

而新西兰央行的权限却非常有限,长期以来,新西兰储备银行唯一在意的工作目标,就是通过利率调节,把通货膨胀控制在1-3%区间的中段,就算成功了。

而对于波动的汇率,却束手无策。有时候央行会口头打压一下,但是,国际炒家也已经习惯了……在过去10年里,央行以实际行动大量卖出纽币为其降温也仅有过一次,而且也是象征性的。

高企的纽币长期以来让本国大批出口商叫苦不迭……

 

而新加坡同样作为一个开放型小国,却有着新西兰优先党所喜爱的经济特征:低债务、低通胀、低物价波动、汇率波动严格区间运行……

所以我们也就说到重点:

在新西兰优先党的财经政策中,摆在第一条是什么?

敲!黑!板!

是货币政策全!盘!新!加!坡!化!

  • Replace Inflation Targeted Monetary Policy with monetary policy based on the Singaporean model.

所以,他才会说:“紧盯着通胀指标的货币政策已经死了。”

而且,这绝对不是对付今年大选才有的政策,下面这个截屏是2014年的,我们看到上次大选他就提出了3项要改变新西兰的地方:第一,更改货币政策;第二,控制外国买家,第三,减少移民:

所以,我们可以想象,尽管现在不让对外公布,但是昨天周二的时候,Winston Peters肯定已经和工党或者国家党谈了货币政策了。

而他的目标,我们猜测不外乎这些:

* 让储备银行重新制定货币政策的框架,不再只管通胀,还要管汇率;

* 必要时设立一种机制,让汇率和利率水平基本脱钩;

* 必要的时候让纽币重新定位一篮子货币;

汇率的总的目标是要下行,这样有助于新西兰出口,还可以弥补移民减少后的经济不足。

既然谈判期间从不松口的Winston Peters竟然昨天对记者说,“出口商会高兴的”,说明:

* 他已经知道和哪个党合作了;

* 或者两个党都原则同意对于货币政策进行修改,毕竟这个的妥协成本不高,大部分纳税人不会介意;

这样看来,纽币的好日子可能就要到头了……
其实,纽币自从大选计票结束以后,这半个多月以来,就已经“乖'了很多了——您说有道理吗?